成都商報記者 逯望一  
  核心

  提示

  太婆花錢
  坐公交,一次投進幾張一百的;
  買油條,付了20元,還不要零錢;
  在小區,給電工買礦泉水,說:“你們喝”;
  叫外賣,歸還的餐盤夾著兩百元。
  眾人還錢
  陳自平向70多名司機發了一條通知:一旦發現太婆投進五十、一百元現金,就立馬上報車隊;
  餐館老闆在餐盤之間看到兩百元現金,趕緊給她送了回去;
  給太婆零錢她不要,賣油條的小李仍舊把錢給太婆送了回去。
  從去年至今,太婆黃雲秀(化名)在外面買東西不讓找零,送錢給餐館老闆,為小區電工買礦泉水,最近太婆坐公交車外出時,往投幣箱里投百元鈔票,並且一投就是好幾張……其實,太婆家境並不富裕,家人和鄰居都清楚,太婆的慷慨,是因身患的阿爾茨海默病(老年痴獃症)引起,用錢大方只是很多異常舉動之一。不過讓家人感到欣慰的是,太婆送出去的錢還回來了,投幣箱里的錢也送回來了,就連太婆家附近的銀行也決定,今後太婆來取錢,一律給她換成零鈔。
  買油條,付了20元,還不要零錢

  叫外賣,歸還的餐盤夾著兩百元

  坐公交,一次投進幾張一百的
  有位太婆,
  花錢很“大方”
  昨日,成都71歲的太婆黃雲秀又在自家小區門口的新樂南街公交站,上了59路公交車,她將手中的五元鈔票,捲成一團投進了投幣箱,“2塊就夠了”。司機劉祥雖然及時提醒,但仍然阻止不了。說起黃雲秀,每天往返於美洲花園和五塊石公交站的59路公交車司機們大部分都有印象,“每次從新樂南街站上車,都會投幾十甚至幾百元錢。”
  去年11月7日,司機李德華髮現太婆上車後,直接往投幣箱里塞了一張一百元的鈔票,最初還以為太婆看花了眼,不過太婆緊接著遞給李德華一包麻花:“你們辛苦了,給你們吃。”李德華把太婆的舉動告訴了59路車所屬的成都公交星辰巴士有限公司304車隊,這事引起了車隊負責人和眾多司機的註意。沒想到,太婆的“慷慨”一發不可收拾,第二天又往公交車投幣箱塞了一百元現金。
  司機曾利說,有一天太婆在他的車上,連續上下3次,每次都往裡面投一百元,“我直接把投幣箱口捂住了,但車起步後,她又走到前面來把錢塞了進去。”
  其實,黃雲秀不僅坐公交車花錢“大方”,平時買東西也不讓找零。據小區門口一位餐館老闆說,去年年底,太婆的女兒讓餐館做了幾個菜給老人送到家裡,吃了飯,女兒把餐盤送回餐館,“我們在兩個餐盤之間看到了兩百元現金,趕緊給她送了回去。”
  賣油條的小李也有這樣的經歷,“有一次太婆來買一根油條,給了我20元,找她錢她不要了。”當時的小李,並不知道太婆這樣做因為什麼,但仍舊把錢給太婆送了回去。
  去年11月8日,在發現太婆連續兩天往投幣箱里投百元鈔票後,304車隊質檢員陳自平和同事找到太婆在新樂南街站附近的家,二女兒王芳(化名)也來了,在她看來,這隻不過是太婆新增的一種“大方花錢”的方式,但尺度著實讓她吃驚。陳自平向59路車共計70多名司機集體發了一條通知,一旦發現太婆投進五十、一百元現金,立馬上報。
  僅僅隔了3天,11月11日,報告就來了:“太婆投了幾張一百的,拉都拉不住。”車隊把司機的報告記錄在案,11月15日,收銀中心把連續5天收取的鈔票進行清點,結果數出了16張百元鈔票,“投幣箱里出現百元鈔票,在平時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這一次,陳自平又和同事一起把錢還給了太婆。在與太婆以及女兒的交談中,陳自平才發現,太婆的“大方”跟患病有關。
  2012年查出患“阿爾茨海默病”

  醫生直言不諱:就是老年痴獃

  三個女兒輪流照顧患病母親
  原來“任性”,
  是因為太婆患病
  黃雲秀一家全部住在新樂南街的潤新花園小區,老兩口和三個女兒分居不同的單元和樓層,家裡人都很清楚,太婆花錢“大方”是由於患有老年痴獃症。
  黃雲秀和老伴原是成都一百貨公司員工,2011年才回到家中真正開始安度晚年。正是從那時起,王芳突然感覺,母親對人越來越冷漠,出現語無倫次、精神恍惚的狀況。2012年的一天,黃雲秀在家中提起菜刀,砸碎了杯子。王芳這才拉著母親去了醫院。
  檢查後,鑒定報告上註明瞭“阿爾茨海默病”,醫生直言不諱:“就是老年痴獃。”“我母親以前愛打牌,還參加過騎游團隊,跟著一幫同齡人騎著腳踏車出去耍,家庭也挺和睦的。”二女兒王芳告訴成都商報記者。由於父親身體也不好,黃雲秀患病後,老兩口的生活就開始由3個女兒全權負責。為了給父母增添點樂子,王芳還專門給他們養了一隻貴賓犬。黃雲秀吃藥治療後,之前的狂躁和危險行為不見了,但諸如花錢大方的一些異常舉動卻層出不窮。
  小區一位門衛說,太婆現在每天都會在小區掃地。有一次看到小區幾名電工在修電路,太婆買了一件礦泉水,放在地上,“這裡有水,你們喝。”幾名電工奇怪地把她望著。其實,黃雲秀的家境並不富裕,兩個女兒在小區門口擺攤賣包子,一個女兒是一公司普通員工,老兩口每個月也只有3000元的養老保險金。由於生活上的所有費用由3個女兒承擔,老人每月的3000元除了買點零食和交通費,別無它用,女兒們也沒有過問。
  王芳發現,去年12月初和中旬以及今年1月1日,母親先後三次在銀行取出了3000元錢,一次取1000元。得知母親用百元鈔票坐公交車,3個女兒很無奈,不能幫父母保管工資。“你曉得老年人,把錢給他拿走了,那不得了。”王芳坦言,如果發現母親一個月取錢的金額超過5000元,那到時或許會強制性幫她保管錢,話雖這樣說,但她還是認為這不是個有效的辦法,“只要老人身體健康,就隨她嘛。”
  女兒說:健康就好,不會拿走錢
  銀行說:以後只給太婆取零鈔
  公交公司說:太婆多投的錢會退還
  商販說:都認識了不會多收錢
  正如小區保安所說———人都有老的時候
  太婆常去的銀行:
  以後太婆取錢,就只給零鈔
  黃雲秀每次取錢,都是在小區旁邊的工商銀行營業廳。由於母親“大方”花錢,王芳在上月中旬找到銀行商量,能否不讓母親取錢,但營業廳回應,顧客要取錢,不能不讓取,並且太婆每次取錢時,都是很正常的,還時常來修改銀行卡密碼。得知太婆的情況後,該營業廳大堂經理通知所有營業員,太婆再來取錢,全部換成10元的零鈔給她。可是該營業廳保安說,今年元旦當天,太婆再次來到營業廳時,發現營業員給她的全是零鈔,說什麼都不要,只要一百元的,銀行無奈,只能依了太婆。
  昨日,營業廳大堂經理再一次無奈地表示,下次太婆再來,就說只有零鈔了。
  太婆常坐的公交線路:
  50元、100元的鈔票會繼續退還
  304車隊質檢員陳自平說,現在所有59路公交車的司機都知道了太婆的事,一旦發現太婆再往投幣箱里投50元以上面值的鈔票,會繼續取出來還給她。
  根據公司的規定,乘客在誤投多餘的錢之後,如要取回,需要司機向車隊上報,車隊再報向公司收銀中心,由車隊工作人員到收銀中心把錢取出後,通知乘客前來領取,最關鍵的是,提取這樣的誤投金額,只能是50元和100元面值的才可以。
  這就意味著,太婆如果往投幣箱里投1元、5元、10元、20元面值的鈔票,即便一次性投幾十上百張,公司也不能提取,並且無法核算太婆到底多投了多少。
  太婆常光顧的商販:
  “這種患病老人的東西更不能要”
  直到昨日,潤新花園小區門口賣油條的小李,才知道太婆患有俗稱的“老年痴獃症”,“別人的東西不能要,這種患病老人的東西更不能要。”想起兩個月前太婆用20元錢買油條不讓找零的事,小李當時還以為太婆是位土豪。小區門口的餐館老闆黃中華也說,以後遇到太婆前來吃飯,或是叫外賣,絕不會多收一分錢。
  昨日在採訪過程中,記者發現潤新花園小區的業主說起黃雲秀,並沒有嘲笑和排斥,而是表現出真切的關心。在小區門衛室外,一名站在人堆中的保安告訴記者:“人都有老的時候。”
(原標題:太婆坐公交頻投百元鈔 公交公司一周退來1800元“乘車費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t87wtbbpq 的頭像
wt87wtbbpq

世界首映

wt87wtbbp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